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调查研究
苏辙与绩溪
浏览次数:2161作者: 市委信息发布   信息来源: 中安在线发布时间:2019-08-19

  来苏桥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四川眉山人。苏辙于宋元丰二年(1079,已未41岁)八月,因苏轼“下乱御史台狱”而坐贬监筠州盐酒税,过了五年“坐看酒垆”、“窜逐深山无友朋,往还但有两三僧”的生活。元丰七年(1084,甲子46岁)九月,改任歙州绩溪令。八年(1085,乙丑47岁)初春到绩溪。三月戊戌,遇神宗崩,哲宗即位大赦天下而获转机。五月,在绩溪因“寒热攻骸骨”而“一病五十日”;病中,次子苏适来绩探视;八月“壬戌朔十六日”,苏辙遗苏适祭灵惠公汪王而有祭文存世;丁卯(二十一日)以辙为秘书省校书郎,“蒙恩召还”。九、十月间,苏辙“道歙溪过钱塘”,“十月初八游天竺”,留有《寄龙井辩才法师三绝并序》,注明了旅次与原由;《圣宋名贤五百家播芳大全文粹●卷六十●尺牍●道释》留有同日作的《与辩才大师书》可证。

  苏辙自编的《栾城集》卷十三《初到绩溪,视事三日,出城南,谒二祠,游石照,偶成四小诗,呈诸同官》以下到卷十四的《神宗皇帝挽词三首》凡39首诗词,当写于绩溪任上,大多与绩溪的人、事、物、景有关。离筠州前,曾有《将移绩溪令》、《将之绩溪梦中赋泊舟野步》两首诗都与出任绩溪县令有关,合为41首(据上海商务印书馆民国间缩印的明活字本《栾城集》)。苏辙在绩溪期间还写有《绩溪谒城隍文》、《谒孔子庙文》、《祭灵惠汪公文》、《代歙州贺登极表》四篇文章。

  苏辙初到绩溪时,因游赏了“华阳十景”之一的石照,后又曾游览了豁然亭和翠眉亭。他所写的《豁然亭》中“碧瓦千家新过雨,青松万壑正生烟”两句,作者生动地描绘出了县城粉墙黛瓦、雨后炊烟的气象,宛若桃源仙境。《翠眉亭》诗中,“斜拥千畦铺绿水,稍分八字放遥山”句形象地勾勒了眉山环拥碧水、八字成形的特色,可谓澄江如练,青山如画。“愁霏宿雨峰峦湿,笑卷晴云草木闲”,一开始作者正为夜雨侵湿山峦发愁之际,随后当看到草木在晴云下舞动便笑逐颜开,这一愁一喜的情感刻画无不浓缩着对眼前景色的深深爱恋。这处处皆入画,举目有丹青的绩溪景色无不令诗人心旷神怡,醉心其中,不怪乎诗人直说到“南看城市北看山,每到令人意豁然。”(《豁然亭》)、“来时稻叶针锋细,去日黄花黍粒粗”(《辞灵惠庙归过新兴院书其屋壁》),苏辙春天到达绩溪,秋季调任秘书省校书郎,当即将调任时,苏辙写下了《初闻得校书郎示同官三绝》表达了临行前的感受。其中一首说到“百家小邑万重山,惭愧斯民爱长官。粳稻如云梨枣熟,暂留聊复为加餐”。这里,诗人表达了百姓对他的信任爱戴而自己却长期抱病影响政事的愧疚心情。同时,这些平素的言语字句也深深地流露着诗人对绩溪的不舍依恋之情。

  元丰八年(1085)秋,其兄苏轼(字东坡)自南海归,由江西湖口前往金陵拜访王安石,顺道来绩溪探望胞弟苏辙。到绩溪后,苏轼听说翚岭之北有座庐山寺,那里林谷幽深,岩崖廻秀,便同苏辙一起前往游览。在返回的途中,到西园(今华阳镇高迁村)拜访了隐士汪覃,苏轼自叹宦途坎坷,对汪覃的归隐而不仕,产生羡慕之情,挥笔写下了《赠汪覃》这首七律。苏辙在绩溪任职时间虽然不长,但任上时,为政清廉,生活简朴,知民心,顺民意,兴修水利,修筑堤坝,为民排忧解难,惠泽甚广,深得民众敬重,评曰:“此公宰县,邑人之幸也”。遂将刘家门前的一段原由苏辙督建的堤坝改称“苏公堤”。在绩溪城西1公里处,土名叫潭石头的徽溪河东岸,古代曾为渡口,苏辙率领士大夫到渡口迎接其兄苏轼,民间为了纪念苏轼来绩,将渡口改称为“来苏渡”。宋代市民葛彦敬造石桥纪念苏辙宰绩,苏轼来绩,命名为“来苏桥”。后人在桥东立去思亭。明代桥圮,知县郁兰命邑人葛岩等募建,又圮。清乾隆间众姓募建,葛应浩助资铺桥面,5孔,长40米,面宽4米,高4米。建国初炸鱼,损1孔,架木通行。1969年水毁桥东2孔,亭亦塌。1972年政府拨款重修,钢筋混凝土结构,西3孔仍旧。今旧桥的中拱北侧所嵌“来苏桥”楷体石刻仍存,并在桥东建“去思亭”(已圯)。来苏桥这个翚岭驿道的历史名人足迹点已成了绩溪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西门岭外,岭上到岭下原是一段长长的坡路,居高望远,岭前山丘起伏,田畔地埂纵横交错,田园庄稼层层叠叠,河塘碧波荡漾,一条卵石和石板铺就的翚岭古驿道蜿蜒于山凹田园地头,向偏北翚岭方向延伸。在岭下约一华里的古道西侧,有两麻较长的丘岭山坡,呈八字形,一座东高西低,另一座西高东低,远眺两山之隙——观及远山,岭坡视如人的双眉。相传苏辙政务之暇,游廨后山坡观双岭,弯如眉势,而生怀乡之情,命名“翠眉”,并筑亭对之,以寄故乡峨眉之思,触景而生怀乡之情,作诗《翠眉亭》“……忽忆故乡银色界,举头千里见苍颜。”后当地官员、文人墨客随之效应推崇,将二山冠以名山,并在南山墩建亭筑路,在山麓建祠筑庙,一举成为绩溪华阳十景之“翠眉春色”景观而盛名古城内外。

  苏辙去世四十多年后,绩溪人民依然怀念他,在进贤桥头,太子庙的北边建了一座规模较大的“颖滨祠”(苏辙号称颖滨老人)、苏公亭,其中有水池和桥亭建筑,明代又办“颖滨书院”(在今绩溪县医院门诊部范围内)。南宋绍兴年间,绩溪人仍念念不忘这位贤明的县令,为了纪念他,特将县治(署)中心建筑中的“秋风堂”改称为“景苏堂”,同时将苏辙留绩的诗篇,由范成大手书刻碑于堂内。可见苏辙县令在绩溪人民心中的地位。

  位于杭州西湖的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至栖霞岭下,全长三公里,是苏轼任杭州知府时,疏浚西湖,利用挖出的葑泥构筑而成。后人为了纪念苏轼治理西湖的功绩,将之命名为“苏堤”,形成了“苏堤春晓”的景致。苏堤与绩溪的苏公堤、来苏桥尽管两地的景致不同,又相隔200余公里,但二者却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这种渊源除了来苏桥所在的翚(徽)溪河水(流入扬之河,经新安江、钱塘江到杭州)是西湖源头之一的缘故外,更重要的是,苏堤与来苏桥都记载着苏氏两兄弟深厚情谊,滔滔不绝的徽溪水融入西湖,终日与苏堤相拥,书写着兄弟情缘的千古绝唱。如今,绩溪徽溪河两岸的来苏北路、来苏南路和与来苏桥毗邻的来苏社区更是体现了绩溪人民对苏氏兄弟的深情厚谊。

  宋嘉泰年间(1201-1204),苏辙四世孙苏琳又任绩溪县令。